2018年元旦来临之际,想过一个非同寻常的跨年之夜可以到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海湖庄园迎接新年。特朗普称他在佛罗里达的海湖庄园是 “冬季白宫”,已多次在这里接待了包括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等外国政要。今年海湖庄园跨年夜费用略有上涨。去年会员宾客为跨年之夜付费525美元,今年上涨到600美元,而非会员去年付费575美元,今年要付750美元。

当然,这不等于说你有750美元就能够和特朗普一家共度跨年之夜。你首先要成为海湖庄园的会员,或者认识某个会员并成为他的客人,每位会员最多可以带两位客人前往。特朗普成为总统后,会员资格费用由10万美元上涨到20万美元,另外要付的会员年费也从一千美元涨到1.5万美元。涨价似乎也在情理之中,毕竟特朗普已经是美国总统。一个有趣的问题是,美国富有的精英阶层是否会纷纷涌向佛罗里达的海湖庄园?

精英阶层的消费观

对美国精英阶层颇有研究的南加州大学伊利莎白·库里德-哈克特教授认为,要成为美国社会最顶端的精英阶层,他们必须遵守三个重要原则。第一,参加正确的派对;第二,与正确的人交往;第三,绝不能去错误的地方,例如拉斯维加斯。她解释说,去了错误地方不但影响自己声誉,还会动摇自己的精英地位。那么,去海湖山庄算不算是一个错误?如果今年去还不算错误的话,过几年来看与这样的总统走得太近很难说是一件好事。

库里德-哈克特教授发现,美国新一代精英阶层有别于以前的富人。他们仍然会使用私人飞机,在午餐时喝昂贵的香槟,但他们更注重通过崇尚知识和构建文化资本来显示自己的精英地位。决定新精英阶层社会地位的不单纯是收入和消费,而是如何消费。为此,他们形成了自己独有的消费习惯,更多地把钱花在高品质生活、教育和健康方面,而不是购买炫耀性商品,如名表、跑车或游艇。

从表面上看,精英阶层非炫耀性消费选择与中阶层的消费并没有太大差别。他们都买得起70寸大彩电、名牌手袋和越野车。奢侈品的民主化进程导致它们作为社会地位符号的作用大幅下降。“美国消费支出调查”数据显示,自2007年以来,美国最富有的1%人群(个人年收入46万美元以上)在实物商品上的花费大幅减少,他们的实物消费与年收入5.4万至16万美元之间的中产阶级大致相同。不同之处在于中产阶级的实物消费近年来一直在快速增长。因此,注重奢侈品消费的人群还停留在中产阶层,并没有完成晋级到精英阶层。

新一代富裕精英阶层的消费观发生变化的主要原因是他们都受过良好教育。自2000年后,精英阶层纷纷规避公开的物质享受,转而重点投入到高质量教育、养老和医疗保险。虽然这些投入都是无形消费,但费用却比中产阶层消费者购买奢侈品高出很多倍。美国收入最高的1%人群现在把最大比例的支出投入非炫耀性消费,其中教育占据精英阶层收入很大份额,达6%,而中等收入家庭开支中教育所占比重仅略高于1%。调查数据还显示,自1996年以来,美国收入最高的1%人群中的教育投入增长了3.5倍,而中等收入人群同期的教育投入基本持平。

非炫耀性消费

非炫耀性消费对美国新精英阶层具有标志意义。很多非炫耀性消费如教育投入极其昂贵,但其它方面,如收听美国公立电台,阅读《大西洋》周刊,购买有机食品和母乳喂养,都显得较为便宜,但却同样具有标志意义。周日上午11点你有时间去当地农夫市场挑选有机蔬菜,雇佣瑜伽教练或母乳喂养孩子一年都是一种简单明了的非炫耀性消费。这些消费趋势凸显了新精英阶层拥有的文化资本,并传递给相同阶层的人群。这些消费看起来花费不大,但多数中产阶层的工薪族却无法负担。

家住洛杉矶、旧金山和纽约的精英人士家庭认为每个母亲都应该母乳喂养孩子半年到一年,但统计数据显示,全美只有27%的母亲完成了美国儿科学会推荐的母乳喂养目标,而在阿拉巴马州,母乳喂养比例仅为11%。精英阶层的孩子从小母乳喂养,上私立学校。午餐时间,他们的午餐盒有妈妈精心准备的藜麦饼干和有机水果。有人可能认为,这些的午餐盒对妈妈来说有什么困难的?看看美国中产阶层母亲给孩子准备的午餐,就会发现有很大差别。例如美国中西部孩子的午餐盒,可能有含糖较多的饼干,但却没有水果。

值得关注的是,中产阶层的母亲很少注意到这类差别。而了解这些看似廉价的社会规范,本身就是已经晋级精英阶层的标志。精英阶层的妈妈们还知道如果根据孩子的特长规划他们的未来,她们平时阅读《大西洋》和《经济学人》,这类杂志每年的订阅费不过100美元左右,但知道自己需要订阅它们,能够读懂内容并与其他精英人士讨论文章中的观点则需要较高教育门栏。这类消费看似花费不多,但却极大地提升了自己的文化资本。

精英阶层的晋级通道

非炫耀性消费集聚文化资本,而文化资本提供了阶层晋级的机会和社会流动性,从而开辟了一条晋级精英阶层的通道。精英阶层在生活品质、教育和健康方面的非炫耀性消费,不但集聚了自己的文化资本,稳固精英地位,而且还会影响自己下一代的发展机会,有助于他们成年后同样晋级精英阶层。斯坦福大学的经济学教授Raj Chetty通过研究发现,美国前1% 最高收入家庭的孩子上常春藤名校的机率比其他家庭中的孩子高了77%。

如果把精英阶层比作一个顶级A类俱乐部,身为中上层或中层的B类和C类俱乐部成员如何才能跻身顶级的A类俱乐部?答案是:非常困难。因为它像任何顶级俱乐部一样是一个相当封闭的阶层。有人认为,靠自己多年在B类俱乐部的不懈坚持和勤奋,最终可能晋级精英阶层,但这样的成功个案实在太少。更有可能的晋级来自事业上的突然成功,为此获得邀请加入A类俱乐部,或与该俱乐部成员联姻。否则,一般人很难踏上晋级的通道。

美国精英阶层的晋级通道并非遍地都有,而是集中在世界上一些重要城市,如纽约、洛杉矶、伦敦和东京。库里德-哈克特教授研究了60多万张刊登在《福布斯》等知名杂志中的名人照片后发现,这些照片中的80% 拍摄地点都是洛杉矶、纽约或伦敦。这说明,要想持续保持知名度,他们必须靠近这些热点地标,让媒体关注他们,因为媒体的关注引领了公众的视线和焦点。

库里德-哈克特教授发现了一个有趣现象,世界上某些城市如伦敦或东京可以提升名人的精英效度,而其它一些地方如拉斯维加斯可能降低精英效度。如果还处在B或C类俱乐部,这时你去了拉斯维加斯可能降低尽快跻身A类俱乐部可能性。她举例说,如果影视界名人的目的是想获得娱乐八卦杂志的关注,他们尽管去拉斯维加斯的赌场或俱乐部,但要成为一个在好莱坞受尊重的一线名流,对拉斯维加斯这类地方应该敬而远之。

话说回来,2018年的跨年之夜究竟有多少富人会去特朗普总统的海湖山庄?我们将拭目以待。不少名流也可能对海湖山庄敬而远之,就像他们对待拉斯维加斯一样


有钱也无法加入的美国精英阶层

编辑时间:

2017年12月29日 10:16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