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三调:作为事件、经历和神话的义和团》的中文版大约32万字,我会为你讲述书中的核心问题:历史学家、亲历者、神话制造者眼中的义和团有什么不同。

这本书的作者柯文,是美国著名的历史学家,师从史华慈与费正清。他的中国史研究从传教士在近代中国的活动开始,致力于中国思想史和中西关系史的研究。他另外有一本历史理论名著叫《在中国发现历史——中国中心观在美国的兴起》,提出用“中国中心观”来代替主流的“西方中心观”,也就是说,看待中国历史,使用中国内部的标准,而不是西方制定的“文明”啊,“现代”啊这样一些预先设定的标尺。

《历史三调:作为事件、经历和神话的义和团》是柯文的代表作之一。这是一本相当特殊的历史学著作,柯文为我们讲述了三种不同的义和团历史。同一段历史,有了三种不同的面相,那么,我们应该相信哪一种?柯文还在书中提出了一系列让历史学家都头痛的问题:历史是什么?历史学家讲述的历史可信吗?历史学家工作的意义是什么?你看,在这本书中,柯文挑战了作为历史学家的自己,甚至挑战了历史本身。

书名叫历史三调,书自然分为三个部分,带领读者从三条不同路径接近“义和团”。第一部分是作为事件的义和团,讲述者是历史学家;第二部分是作为经历的义和团,讲述者是亲身经历了义和团运动的人;第三部分是作为神话的义和团,讲述者是神话制造者们。柯文告诉我们,作为事件、经历和神话的义和团截然不同。你会选择相信哪一个讲述者,跟随他的脚步走近历史呢?

现在,我们先来听听第一个讲述者,历史学家讲述的义和团故事。在这个部分中,柯文为我们梳理了义和团的起源、高速发展阶段、及义和团运动最终如何引发战争,事件进入国际化阶段。

历史学家的义和团故事,起源于1895年左右,地点是鲁西南,也就是山东的西南部。

1895年,鲁西南兴起了一个叫大刀会的民间团体。鲁西南属于山东的边区,这里土匪横行,鸦片贩卖活动猖獗,地方治安相当差。于是非官方的地方武装组织担负起了保家卫乡的职责,大刀会便是其中之一。大刀会的集会一般采取唱大戏的方式,以此吸引招募成员;会员练的是金钟罩,伴以念咒吞符,据说能达到刀枪不入的境界。说到这里,你明白它和义和团之间的联系了吧?

大刀会一开始,和清政府配合剿匪,合作愉快。但很快,大刀会与当地教民之间发生了冲突。前面说过,由于这一带属于治安较差的权力真空地带,所以为野心勃勃的天主教圣言会在这里的传教提供了便利。急于招收教徒的传教士将大批不法之徒发展为教徒,教民和土匪的界限变得模糊,因此,天主教和大刀会之间的冲突就不可免了。随着民教冲突的开始,地方政府对大刀会的态度也发生改变,大刀会的首领最终被逮捕处死,它的高潮期也就过去了。

大刀会的历史,大致说明了义和团起源中的几个要素:一是其起源地,包括鲁西南和后来的鲁西北等地,都属于地方统治相当薄弱的区域,也被称为“飞地”;二是为保卫地方,民间武装组织不断兴起;三是传教活动迅速发展,为当地的不法之徒提供了庇护。因此,1897-1898年间,这些“飞地”内教案频发,教民和非教民之间的冲突,也愈演愈烈。冲突加剧反过来刺激地方武装组织的结盟,1898年,鲁西北一带的地方武装组织梅花拳、红拳和其他拳宣布结盟,组成义和拳对抗教民。拳民们自称“神拳”,并开始喊出“扶清灭洋”的口号。1899年,义和拳第一次自称义和团。义和团运动开始迅速从山东向北扩散。

义和团于1900年进入高速发展期,它能迅速蔓延的原因,一是降神附体仪式,对底层民众有极大吸引力;二是1898年一场大旱,席卷了华北大部,饥荒人口大量加入义和团,天灾也使得人们相信这是神对泛滥的基督教和洋人洋物的不满;三是官府对义和团的态度相当暧昧,支持者和反对者相持不下。而直隶一带特别是北京和天津成为义和团运动高速发展的中心,因为这里聚集了最多的教民和洋人,直隶一地的教民数量就远远超过了10万。

1900年初大规模发展的义和团运动引起了外国人的强烈反应,朝廷被要求表明态度,义和团与洋人、义和团和朝廷、朝廷和外国政府之间冲突不断,特别是5月底,驻京各国使馆调集数百名官兵入京保卫使馆,加剧了一系列冲突。6月,清政府和义和团联手向使馆区和西什库教堂开火,清廷也发布了宣战诏书,义和团运动发展成一场国际战争。

7-8月,联军的军队先后攻陷天津、北京,8月15日,慈禧太后和光绪帝匆匆踏上逃亡之路。战争进入了尾声。1901年,《辛丑条约》签订,义和团事件拉上了帷幕。

作为事件的义和团运动到此结束。有历史学家指出,它留下巨额的战争赔款迫使朝廷开辟新的税源,开始为近代化国家奠定基础;朝廷和军队的拙劣表现,则使得改良派和革命派获得更多支持,改革势在必行,一个新的政治环境开始形成,并最终指向清朝的覆灭。

这就是历史学家眼中的义和团,1895年左右起源于山东,1900年初在华北大地上迅猛发展,于6月正式升级为战争,1901年以签订《辛丑条约》为结束。并对此后中国的政治走向产生了巨大影响。

这个义和团的“故事”条理清晰,开头、高潮、结局交代得清清楚楚。是不是具有相当的可信性?历史学家的故事显示了历史的一大特性:历史具有解释的功能,历史学家按照自己的理解重新叙述历史,并给出解释。当然,柯文提醒你,既然是叙事,历史学家的解释就不可能等同于原原本本的历史。甚至,有些人讲的义和团故事,听上去会比历史学家的更让人信服,比如亲历者们讲述的义和团。


降神附体仪式、饥荒、官府态度暧昧,义和团迅速蔓延开来

编辑时间:

2017年12月25日 16:14

全部评论()